1 2 3
©子旧情。 | Powered by LOFTER

[随]

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,觉得下笔的那些憧憬,那些希望,都不存在了。

他们是快乐的。
只是与我无关。

热度: 1 评论: 1

[圈子杂]想到谁写谁

1到3全职,4薄樱,5歌王,6GANGSTA匪徒,7K,8、9盗笔——不占tag。

1.林方

将曾经引以为傲的默契亲手撕毁。
就算赢了对方也是十分痛苦。
好在那份默契还在,即使形同陌路,仍心意相通。

祝福他们。

2.韩叶

你我总得争个你死我活。
但是双方似乎乐在其中。
霸图要是能再拿下一个冠军就好了——。

十年死敌那都叫官方糖。

3.双花

分离。
但我仍是那个最熟悉你的人。
还有彼此心里都有的不甘吧,特揪心。

4.冲斋

逝樱与孤狼。
病痛和历史潮流。
再无法交付的后背以及,再无法挂念你的状况。

不想说话。

5.莲真

两个都不愿意大直球的死别扭。
恋爱禁止的条例。
啊…...

[莲真][歌☆王子殿下]芝士与茶[2]

°亚巴里超想知道这两个人私下独处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啊——
°最近一段时间都在诹少坑里但是学不到半点灵魂气质sadddd(胡言乱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.

  神宫寺的品味还是不差的,只是风格相对于他来说有些差别,就跟他们两个人的性格一样。
  真要形容的话,大概是意大利芝士的香浓与日本茶的甘苦的差别。简而言之,性格之间彼此都觉得没有共同点应该就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了。
  “圣川,你试试这件。”
  被喊到姓氏的时候,他才刚把湿透的外衣脱下来,神宫寺就从身后把挑出来的干净衣服兜头替他套下,也没顾及人是否已经把头发擦干。
  “我的头发还没有干……”虽然这么说着,圣川还是正了正...

[个人]关于把握角色的碎碎念

发个lo表示我还坚守在阵地上。


没有什么别的或者诋毁的意思——但是偶尔想想也确实的感慨,画手诠释角色的方式比起文手来说,果然是要更直接而且准确的,有的地方文手表达起来简直烧脑……而画手似乎更擅长对付这些地方。

有种,“话说得多了就要出错”,这样的感觉。

比如表现角色的放荡不羁/适当的色气/牛郎气这样的气质,稍微衣冠不整/不好好穿衣服,多少能表达出来,至少能保证准确保证质量。

而下手写的话,动笔的人水准不到位估计就要撒着丫子跑到别的地方遛遛了。挑衅变成挑逗,放荡不羁变成浪,多情变成滥情,色气变成欲求不满。

总而言之,还是个人把握角色的水准不够,落笔就吃大亏了,崩得自己都觉得没救。

……。

祝我早日顺着...

标签:待删
热度: 4 评论: 2

[莲真][歌☆王子殿下]芝士与茶[1]

°久违了——没干劲很长时间了
°屯文久了就要吞文了(
°几年来一直很喜欢这对 不管是像阳光一样明媚(但是十分不喜欢好好穿衣服)的莲妈还是温柔如水(但是感情方面意外清纯)的真斗…所以没忍住对他们下手了(粉抵黑脸(并不
°顺推一把歌王安利——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雨

  圣川从大楼出来的时候,才发现外面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得非常大。
 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  他过来的时候搭的是一之濑的顺风车,而且因为出门前练习的时候太过专注,上了车开了好大一截路,一之濑找他借手机的时候,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把手机放在神宫寺那里忘记带了。
  好...

[盗笔]雨

°短打草稿流 有字母 慎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细绵绵的雨丝招呼也不打一个,转眼就劈头盖脸地砸下来,砸在行人的伞上,砸在店铺门口的雨棚上哐哐直闹。
  只是屋里压抑着的喘息声丝毫不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影响。
 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雨砸玻璃窗的声音——吴邪没关窗——没关阳台上的窗,此时正迎着不由分说像豆粒般大小的雨点,看得人有点慌。
  “小哥你等……我去关……靠!”
  张起灵像只捕捉猎物的鹰,张嘴就叼住他的喉结,没等他把下一句骂娘骂出口,撑在床上的右手就往他胯下探下去。
  然而指尖上却传来抗拒的力道。
  “张起……”吴邪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地坚持怒喊出他的名字,声音自出口就拐了...

[密林父子]幽暗之后[短打]

°被瑟爹小叶子美得不要不要的萌得不要不要的…!
°时间大概是第三纪元初
°Goodnight,my king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殿下,殿下,殿下您究竟是去了哪里?”精灵侍卫的声音由远自近穿过层叠繁茂的枝叶,又由近至远回到深幽静谧的空气之中。

莱戈拉斯背着自己的弓箭和满当的一筒箭,鞋底踩着树那不算太粗壮的枝干,从侍卫先才路过的另一面——在树影子下更容易隐藏行踪的一面,纵身轻巧地跃下。

筒靴的柔软底部触碰到并不像出自精灵之手制作而成的块状石板,莱戈拉斯踩着这些被藤蔓、落下的枯叶覆盖住的隐蔽石块,以极快的速度向森林深处移动。

“莱戈拉斯。”

一声清冷的低唤...